首頁 新聞 正文

往下邊塞水果后吸出來(健身房的秘密)最新章節列表

最后小詩買了一大堆衣服鞋子,這還不算完,又買了一大堆零食。     我真是服了小詩,還跟個…

最后小詩買了一大堆衣服鞋子,這還不算完,又買了一大堆零食。

    我真是服了小詩,還跟個孩子似的長不大,平時吃這么多,也沒見她胸上的飛機場挺起來。

    大包小包的替小詩拎著新買的物品,我上下大喘氣。

    “小詩,買這么多東西,這回該滿意了吧,我幫你把東西送回家吧,我就回去了,我家里還有事?!?/span>

    我心里始終惦記著蘇春兒,她一定在等我吃飯。

    等我剛把東西送回小詩家樓上要走,小詩又說肚子餓得咕嚕叫沒法睡覺,非要吵著要我陪她去吃東西:“不嘛,不嘛,韓哥,你再陪我吃夜宵去?!?/span>

    今天我真是有點疲乏,被小詩這么一折磨腦血栓都快犯了,最后實在沒轍也拉不下臉皮,只好答應。

 文學

    小詩邊夾牛排邊往我碟里送,嬌媚地問我:“韓哥,我可愛不?”

    “可愛,為什么這么問呢?”我邊叉牛排邊無意識地回應。

    “韓哥,你喜歡我嗎?”這個問題問的我措手不及,叉子上的牛排都緊張地差點掉落,我猶豫片刻。

    “喜歡啊,可愛的女人,男人都會喜歡的,不過我這種喜歡只是對妹妹的那種喜歡之情,你別高興的太早?!蔽覙O力解釋,表明我的意思。

    小詩看起來有點不高興,“喜歡就是喜歡,還狡辯?!?/span>

    “你看這食物都怕你了,我能不怕你么,快吃吧,我真該回家了?!?/span>

    我根本沒心思吃什么夜宵,心里只惦記著回家,蘇春兒是不是早就準備好飯菜等著我了,我電話沒電了,也打不成電話告訴蘇春兒一聲吃飯不用等我,又不能借小詩的電話,我怕小詩口無遮攔再穿幫惹出麻煩。

    小詩一門心思地給我倒酒,想把我灌醉,她卻只喝橙汁,我推脫不來,一杯又一杯。

    視野漸漸迷糊起來,吃完飯,我晃晃悠悠被小詩扶上了車,小詩沒喝酒,她開車。

    小詩拍怕我的肩膀,提高了亮嗓,溫柔地問:“韓哥,你家在哪兒,我開車送你回家?!?/span>

    我糊里糊涂地也不知道怎么告訴她的,最后,小詩真把車開到我住的公寓小區樓下。

    小詩使勁搖晃我的腦袋,“韓哥,咱到家了,你醒醒,醒醒啊……”

    見我這副模樣,小詩按住我的下巴,湊到我的唇上就是一頓亂親,我迷迷糊糊的還以為是蘇春兒親我,鬼迷心竅迎合上去。

    這一親不要緊,被下來等我的蘇春兒撞個正著,蘇春兒見我一直沒回家,電話也打不通,以為我出了什么事情,焦急地到樓下等,卻看見我不想讓她看見的這一幕。

    二話不說,蘇春兒快步上去打開車門。

    “給我出來!韓瀟,她是誰?”

    我迷糊得已經不醒人世,半睜著眼,耷拉個腦袋,“春兒,是你啊?!?/span>

    小詩回過頭去一愣,不是好氣地質問:“你誰啊你,壞我好事?”

    “我是韓瀟的老婆,你又是誰,竟敢勾引我老公!”蘇春兒也不相讓。

    小詩這下更傻眼了,“老婆?韓哥啥時都出個老婆,我公司都知道韓哥是單身,你從哪冒出來的狐貍精?我是韓瀟的女朋友,怎么著?”

    “你才狐貍精呢,反正我是韓瀟的老婆!”蘇春兒一點不遜色。

    說罷。

    蘇春兒要拉我的胳膊帶我回家,小詩硬搶不成,只好作罷。

    等回到家中,一關門,蘇春兒把我推到沙發上,氣沖沖地在旁生悶氣,隨手拿了杯水潑到我臉上,當時我就清醒了。

    “春兒,我怎么到家了?”我盯著蘇春兒那胸前深邃的溝渠。

    蘇春兒雙臂交叉提高嗓音:“你還有臉回來,那狐貍精是誰?是不是,我壞了你們的好事?”

    “狐貍精?哪個狐貍精?”我左思右想,恍然大悟。

    我才回憶起先前發生的事情,小詩剛剛強吻我,被蘇春兒發現。

    當務之急,是跟蘇春兒解釋清楚到底是怎么一回事,蘇春兒怒氣未消,甩開了我的手。

    “春兒,你這是在吃醋么?”其實我看蘇春兒這副氣樣,心里倒是特別開心,這代表蘇春兒還是在意我和其他女人近乎的。

    “我沒有?!?/span>

    蘇春兒還在強言狡辯,把臉轉過去背對著我想掩飾她的心虛。

    我頭暈的厲害,癱倒在沙發上,蘇春兒忙去扶我的腦袋,我就知道她是關心我的,不然也不會這么晚了還在樓下焦急地等我。

    “你跟我說明白,那狐貍精到底是不是你女朋友?”蘇春兒眼神中明顯帶有怨氣。

本文來自網絡,不代表上海九日立場,轉載請注明出處。
下一篇
文學

已經沒有了

手機掃一掃打開網站

手機掃一掃
體驗最佳瀏覽效果

5544444