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頁 女人 正文

多水多肉污作文1000字左右_看完讓人下面有水的描述

偏偏卻是排到了屈大鵬給這個村子送信。     當他到了村子里,恰好遇到村里的婆娘們在池子里…

偏偏卻是排到了屈大鵬給這個村子送信。

 

 文學

當他到了村子里,恰好遇到村里的婆娘們在池子里洗衣服。

 

放眼望去,頓時讓他覺得眼前一亮,一眼望去,人還挺多的,大概有十來個。

 

那些女人,人手一個棒槌,在石頭上敲打著各自的衣裳。

 

屈大鵬始終牢記臨走時老郵差對自己的的叮囑,可不能小瞧了這些個婆娘。

 

沿著池塘的邊上走著,屈大鵬時不時的還欣賞下那些個女人無意間泄漏出來的春光。

 

而這時在一個女人抬頭的時候,看見了他,頓時驚喜的喊了起來:“呀,咱們村來男人了,大伙兒快來看吶!”

 

那聲音,聽起來就好像是八輩子都沒看見過男人似的,可這一嗓子卻讓整個洗衣大軍給炸了鍋,女人們紛紛圍了上來。

 

一見屈大鵬身后的郵包,頓時喊了起來:“呀,竟然是郵遞員,可有些日子沒來了,快說說,這次都有誰家的信?”

 

也有人開起了他的玩笑,紛紛夸他長得俊俏,只把他說的不好意思起來。

 

咳嗽了一聲,掩飾了一下自己的尷尬,屈大鵬這才紅著臉說道:“我叫屈大鵬,是新來的郵遞員,以后陽通村的信,就由我負責了,大家可以叫我大鵬!”

 

一口氣說完,屈大鵬終于覺得舒服多了,畢竟只是個二十多歲的小伙子,本就是個靦腆內向的孩子,哪里遇到過這樣的情況。

 

緊接著就有人詢問是否有自家漢子寄來的信,屈大鵬這才想起自己的正事來,急忙道:“任薇寧,任薇寧在這里嗎?我這有一封你的信!”

 

婆娘們一聽沒自家漢子的信,原本那充滿希翼的眼神,也瞬間暗淡了下來,這讓站在一旁的屈大鵬,心里一陣感慨,都說留守兒童可憐,可這留守女人,也不容易??!

 

又等了等,見沒人應答,屈大鵬就打算去村子里再問問,正好第一次來,也熟悉熟悉路。

 

又朝著那些個婆娘瞅了幾眼,屈大鵬這才戀戀不舍的離開了這里。

 

進了村子,朝村里人問了任薇寧家的地址,屈大鵬便慢慢的晃了過去,反正今天就這一封,送完就沒事了,所以他一點也不著急。

 

任薇寧的院門是敞著的,屈大鵬也沒在意,直接就走了進去,同時喊了一嗓子:“任薇寧,你有信到了,出來簽收一下?!?/span>

 

一路暢通無阻,屈大鵬直接推開了里屋的門,而緊接著,就看到了一幕令自己血脈噴帳的畫面!

 

因為是在大白天,所以光線很足,屈大鵬一眼就看到在床上糾纏著的兩具身體,白花花的,而那男人正在上面賣力的沖殺著,這場景,頓時讓屈大鵬意識到,自己好像撞破了別人的好事……

 

急忙轉過身邁步走了出去,屈大鵬不禁納悶,不是說了這陽通村里面,都是留守女人嗎?,咋還有男人的聲音呢?

 

這念頭也只是一閃而過,就被屈大鵬給拋諸腦后,眼下最要緊的,還是先把信給送到任薇寧的手里再說。

 

因為屋里確實有人,再加上今天這信必須得送到任薇寧的手里,所以屈大鵬只好繼續的在院子里面等待起來。

 

過了幾分鐘之后,一個頭發凌亂,衣裳還沒穿戴整齊的女人,才從屋里快步走了出來。

 

不等那女人開口,屈大鵬便率先問道:“是叫任薇寧吧,我這有你的一封信,你簽收一下吧!”

 

說罷,屈大鵬便急忙將包里的信跟簽收單遞了過去。

 

誰曾想那女人竟然沒有伸手去接信跟簽收單,反而笑著朝屈大鵬說道:“你是新來的郵遞員吧?”

 

屈大鵬不知道她葫蘆里賣的什么藥,但他知道如果收信人不簽單的話,他會有很大的麻煩!

 

無奈之下,他只好點了點頭:“對,我今天第一天上班,我叫屈大鵬,你可以叫我大鵬!”

 

他想趕緊弄完然后離開這里,如果沒猜錯的話,剛才自己應該是打擾到了別人的好事!

 

可屈大鵬越想離開這里,就越是沒法離開,任薇寧在聽到屈大鵬這么說之后,便笑著點了點頭,直接轉身扭著屁股朝里屋走去,同時勾了勾手指,示意屈大鵬跟自己進屋。

本文來自網絡,不代表上海九日立場,轉載請注明出處。
下一篇
文學

已經沒有了

手機掃一掃打開網站

手機掃一掃
體驗最佳瀏覽效果

5544444