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頁 女人 正文

啊…學長做錯一題插一下作文-爸爸在下面撞我寫著作業免費閱讀

照片上女孩兒穿著粉色外套,內里的針織衫包裹著渾圓的上半身,黑色短裙下一雙修長的美腿潛藏在淺灰色絲襪里,相貌更是…

照片上女孩兒穿著粉色外套,內里的針織衫包裹著渾圓的上半身,黑色短裙下一雙修長的美腿潛藏在淺灰色絲襪里,相貌更是美的沒話說,真特么太美了,妥妥?;?! 

 文學

     于是事情就這么敲定了,那女孩兒很快就來了,住在我房間的對面臥室,讓我心里暗爽。 

     剛開始幾天還好,她性格也比較開朗,我們聊得還挺開心,讓我也暗暗喜歡上了她,思量著什么時候能把她泡上。 

     可能是我色迷迷的眼神讓她有些不滿,我們兩個關系沒好幾天,她就對我開始不冷不熱,而且還故意躲著我,我下班跑回家之后,她總是躲在房子里,不怎么出來。 

     終于有一次,我趁她不在房間,想打開門進去瞅瞅,結果卻發現,她竟然偷偷的把鎖換了。 

     我心里反而有些疑惑,難道是因為討厭我嗎? 

     這么一想,我心里就有些氣,畢竟之前幾天關系還可以,冷不丁的這么搞,讓我有些被當賊防著的感覺。 

     當天下午我就準備找她攤牌,畢竟這還算是我租的房子,換鎖什么的,怎么也該給我說下吧。 

     她那天回來,一身紅色長裙,踩著高跟鞋的美腿若隱若現,我話到嘴邊后,還是把話咽回去了,因為林薇兒長得實在太漂亮了,對她,我說不出責備的話,不得不說,美女天生帶有讓男人容忍的光環。 

     不過這次之后,我又發現了很多奇怪的事情。 

     比如林薇兒和我住對門,但總是房門緊鎖,就算她去上廁所,也會把房門鎖上,上完回來再打開,就好像里面藏了多大的秘密一樣,這些行為太不合常理了。 

     還有就是,晚上房間里總是發出奇怪的聲音,因為她總是房門緊鎖,所以我聽不清她在干什么。 

     但她嘴里發出的那種聲音,能讓我浮想聯翩,臉上微熱,甚至還會產生一種難以抑制的生理反應。 

     我懷疑她在房間里做那種事! 

     這個懷疑讓我很興奮,雖然我還不是很確定,但心里一旦認定之后,就越發堅信。 

     不過另一方面我也有些焦躁,林薇兒每次都將房門緊鎖,搞的防賊一樣防著我,我就算再想看,也沒機會啊。 

     終于有一天晚上,我聽到她打開門去上廁所,但沒聽到鎖門的聲音,這讓我一個激靈,立刻從床上翻起來,這正是千載難逢的機會。 

     我一咬牙,一把將她臥室的門輕輕推開,然后懷著十分激動的盡情朝她房內看去,結果沒想到門剛推到一半,忽然發出吱呀的聲音,這聲音簡直跟炸雷一樣,我一下驚得跳起來,轉身就竄進了房間。 

     而這時候,也聽到林薇兒問了一聲誰啊,然后很快就離開了廁所,進了房間,重重的把門關上了。 

     我還以為她會沖進來質問我,還好沒有,不過顯然也還是生氣了。 

     第二天,我見到她的時候,她一臉冷若冰霜,讓我感覺自己好像做了多丟人的事情一樣,這樣一連幾天,我都感覺到有些心虛,不過后來想來想去,我也沒做什么壞事,頂多就是想看看她臥室的情況,這也算非法嗎? 

     “林薇兒有問題!”我思前想后,才終于得出了一個結論。 

     這樣一想,我越發覺得有問題,回憶她住進來的種種狀況,我覺得必須看一看她到底在搞什么鬼。 

     要想知道她在臥室干什么,最好的辦法自然是裝一個針孔攝像頭了。一想到這個計劃,我的心臟忍不住狂跳,畢竟以前從沒干過這種事情,這事情肯定是違法的。 

     為了搞清楚林薇兒這個大美女到底在干什么,我必須冒一次險了。 

     在某寶上來回找了一個多小時,我買了一家看起來比較靠譜,銷量比較大的高清帶夜視的針孔攝像頭。 

     拿回來之后,我先在自己房間里試了下效果,連接上電腦之后,視頻傳輸出來的畫面畫質很高,夜晚切換到夜視模式的時候也很給力,看我的心花怒放。 

     現在有了東西,就剩下怎么裝進去了。她平常房門鎖得死死的,我沒有機會進去,所以只能等著,本來以為三四天就能等到機會,但沒想到從上次我偷窺未成后,林薇兒將房門鎖得更死了,簡直就是不給我留絲毫機會。只要她不在,那怕是下去取快遞的一霎那,也要把門鎖了。 

     我特么就醉了。 

     一連等了五天,都沒等到機會,門總是鎖得死死地,最后我實在等不住了,決定把針孔攝像頭放進浴室,先解解渴。抽了一天趁她不再家,我就沖進去浴室,將針孔攝像頭藏在浴霸燈和墻體的夾縫里。 

     藏好之后,我回到電腦操作了一下,看到角度還不錯,心理暗暗得意,林薇兒就算你再謹慎,也逃不出我這雙精明的小眼睛! 

     這一天我都是激動的,白天去公司干活,完了之后下午六點多,我下了班就迅速沖回了家里,然后沖進浴室,但在浴室摸索了一番我就傻眼了。 

     針孔攝像頭不見了! 

     我頓時嚇的臉色都白了,因為針孔攝像頭里面自帶了內存,需要拿下里面的內存卡,然后在電腦里才能看到之前拍攝的畫面,但針孔攝像頭不見了,肯定被發現了。 

     我感覺心臟被猛擊了一下,腦子里一下一片空白,完蛋了,完蛋了,這是犯法的事情,林薇兒拿到攝像頭完全可以去派出所告我了! 

     我急忙的在臥室里搜索一番,把錢和必備的東西收拾起來,打算直接潛逃,要是被抓住就特么完了。 

     就在我收拾東西的時候,林薇兒的房門打開了,我心里一突,聽到她朝我房子走過來的腳步聲,我緊張的額頭都冒出細汗,她來找我,肯定是說針孔攝像頭的事情,就是不知道她有沒有報警。 

     “王潤?!闭谖业疤劬o張的時候,林薇兒推門進來了,站在門口。 

     她穿著寬松的白色連衣裙,紅色皮鞋,頭發沒有扎,瀑布一樣垂在肩膀上,神態間帶著一種讓人沉醉的美麗,而她的眼神里,是一種讓人捉摸不透的平靜。 

     或者說是暗流涌動下的平靜。 

     “林薇兒……找我,有事情?”我咽了咽口水,有些緊張。 

     “這是什么東西?”林薇兒伸出手,修長嫩白的手指上,是一個小小的針孔攝像頭。 

     “這……這是什么?”我只能裝傻充愣。 

     “哼,別裝了,這是什么你不清楚嗎?”林薇兒略帶不滿的冷哼了一聲,然后認真的盯著我:“你竟然敢用這種東西偷拍我?你什么時候買的,用了多久了?” 

     “今天第一次,真的,第一次,我還什么都沒看到呢!”我趕忙說道,我知道現在否認是沒用的,只有盡量說實話,讓她原諒我了。 

   “第一次?”林薇兒冷哼了一聲,然后瞪著我說道:“我才不相信這是第一次!我沒想到你這么色,而且膽子這么大,真是一個流氓!”

本文來自網絡,不代表上海九日立場,轉載請注明出處。
手機掃一掃打開網站

手機掃一掃
體驗最佳瀏覽效果

5544444